网站首页 / 魅力运城 / 盐文化
神秘的运城盐湖(五)
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访问次数:1161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10-24

    著名的盐业城堡——禁墻。为加强对运城盐池的保护和管理,唐代曾沿盐池一周修“禁篱”,只是水沟矮墙。宋代在壕篱基础上扩建为“拦马矮墙”,只留有东西两门可通行。到明代,运城盐池的生意更加兴隆,盐利收入更多,明宪宗成化十年(1474年),将盐池周围的土地收归国有,由巡盐御使王臣主持,征调大量民工建造盐池禁墙,历时三年完工。禁墙绕盐池一周,全长17422丈(合58.7公里),禁墻高2丈1尺,基厚1丈5尺,顶厚8尺。禁墙外设有马道,马道外挖有宽1丈5尺、深1丈的隍堑(壕沟)。禁墙仅设中、东、西三个禁门。中禁门和运城城相对,东禁门靠近安邑,西禁门靠近解州。禁墙内设60个铺,分遣重兵把守。禁墙在全国产盐区中绝无仅有,主要功能是防止盗窃走私,保护盐税增加收入。据《河东盐法备览》记载,运城盐池的盐税收入超过了当时两浙两淮的盐利收入。同时,禁墙也是很好的防汛工程,挡住了盐池以外的客水,保证了盐池的正常生产。
    明代石刻——河东盐池之图。明神宗万历二十五年(1597年)由巡盐御使吴楷主持镌刻《河东盐池之图》,它高1.03米,宽1.7米,下有座基。《河东盐池之图》是珍贵的,它的价值在于:它是运城盐池有史以来发现、现存的第一个十分完整的石刻地形图。有关盐池的地理位置、重要地理环境、建筑群落、盐政设施等均收绘入图,而且图文并茂,形象生动,写意逼真,表现出很高的绘图、镌刻水平;它描绘了盐池的自然景观,山色苍茫,林木葱茏,芦草繁茂,水波荡漾,秀丽壮观;它历史地展示了明代盐池潞盐生产的真实场景,形象地记录了盐丁捞采的史实。黑河为产盐之母。图中还特别刻有数十人簇拥直趋黑河,这是记载巡盐御史吴楷到盐池南岸察看黑河生盐的罕见情景。《河东盐池之图》既有史料价值,又有艺术价值,是一个艺术珍品。它为研究明代运城盐池提供了珍贵的实物史料。
    运城盐湖的盐政管理。从周(公元前1046年)开始,建立了盐的征税制度。运城盐池一直归统治者所有。秦昭襄王二十一年(公元前286年)秦灭魏,魏献安邑,盐池属秦,但仍沿用周时的征税制度。秦孝公变法,盐池收为中央政府管辖,由商人集工捞采,政府就地征税。由于战争费用大,故税重,史称“秦卖盐卖铁,下民受其困”。
    汉初实行过盐的生产和运销皆归于民,官府只管征税的办法。汉武帝时,实行民制、官收、官运、官销的食盐专卖制度。之后各朝多以这种专营专卖形式治盐。一直到宋仁宗庆历八年(1048年)范祥钞引法的推行,变为新的官家专卖、商运商销的办法。宋之后的朝代也基本沿用了这种盐政制度。历朝历代不仅对盐的专卖从不动摇,对盐池的保护和反对盗贩私盐也是从不动摇。唐德宗贞元年间(785年至804年),官府规定:“如有盗坯鬻(意卖)碱者皆死,盗盐持矢者亦皆死刑。”后唐庄宗同光二年(924年)二月诏曰:“若私自盗贩安邑、解县两池盐一斤一两者,处死刑。”后周广顺二年(952年)九月十八日,诏曰:“颗盐(指运城池盐)地区内,有刮碱煎炼盐货者,并知情人,所犯不计斤两多少,并决重杖一顿,处死。”
    年羹尧主持河东盐务。年羹尧在雍正二年(1724年)任川陕总督后,雍正授命他清剿叛军。因军费严重不足,雍正让他兼任河东巡盐监察御使,主持河东盐务,给政策,让其自筹军费。年羹尧首先宴请运城的盐商巨贾搞募捐,竟筹得上百万两白银。但这远远不够,他又搞了个土政策——提高耗羡,即提高盐在运输过程中的损耗,将损耗折价所得列为专项收入他的军费账中。过去商产出100斤盐的钱,在运城盐池装盐时要给105斤,多给的5斤叫耗羡,即损耗。年羹尧改耗羡为15斤,但商人要110斤的钱,100斤的钱归国库,另10斤的钱归他。但盐池的生产商白白多付10斤,有意见,年羹尧又提高了盐的收购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