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/ 魅力运城 / 盐文化
最早称“国之大宝”的是河东池盐
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访问次数:1887    发布时间:2014-10-02

□张博文


    河东池盐,历史悠久,源远流长,这是人所共知的。但人们在探索与研究池盐文化时,常常会提到河东盐有“国之大宝”的美誉一说。这“国之大宝”从何说起,又如何同河东池盐相联系,不是所有人都明白的。本文就这个问题试做一番探讨,以求教于大家。

    笔者从互联网《百度》搜索“国之大宝”,在众多条目中,几乎都提到了“盐”。说盐在国计民生中的重要作用,尤其是盐税在历朝历代的财政收入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,被视为“国之大宝”。就“国之大宝”出处而言,能见到的是东汉建安年间河东安邑人卫覬所说的:“夫盐,国之大宝也。”

查阅史籍,“夫盐,国之大宝”,见于《三国志》卫覬传记。再早者尚未发现。

    东汉建安四年(公元199年),曹操征讨袁绍,派治书侍御史卫覬去益州说服刘璋牵制协助袁绍的刘表,以利战事。卫覬到长安之后,由于道路不通被滞留。曹操遂任命卫覬镇抚关中。当时,不少外逃民众返回关中,多被驻扎在那里的割据将领收为部属,卫覬便上疏说:“关中膏腴之地,曾经因兵荒马乱,老百姓逃到荆州的有十万余家,听说老家比较安宁,都希望回来。而回来的人又无法干活,各路将领争相将这些人招收为部下,各郡县官方力量薄弱,无法与他们抗争,所以各路将领的势力就逐渐强大起来。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,这些军队就成了后患。盐,是国家的宝物,自战乱以来未加管理,如今应该像从前那样设专人监卖,再拿赚到的钱买些农具、耕牛,如果有归来的百姓,就把农具、耕牛供给他们,鼓励他们辛勤耕作,积累粮食,以使关中重新富裕起来。远方的百姓听说了这些事,也一定会日夜兼程,争先恐后竞相回赶。再派司隶校尉留治关中做主将,那么就可以逐渐削弱各路将领的势力,使地方官府的力量日益强盛,老百姓的生活富裕起来,这可是强本弱敌的好事啊!”曹操采纳了他的意见,始派谒者仆射监盐官,派司隶校尉治弘农。关中从此都听从于曹操。之后不久,曹操又以河东为“天下之要地”,遴选贤才要臣西平太守京兆杜畿为河东太守。杜畿治理河东,特别重视教化,给老百姓以实惠,劝人耕田植桑,教人养畜放牧,百姓家家富足;然后修学校,举孝弟,修戎事,讲武备,河东于是安定富裕起来。杜畿在河东连任16年,以其丰厚的盐利和安居乐业的民众,资助曹操平定关中,跃马中原。史书上说曹操当时“军食一仰河东”,可见河东安邑池盐在东汉末年国家一统中,起到了“命脉”的作用。清人卢弼曾评论说,池盐官卖之议同枣祗的屯田之议,都是当时要政。足见卫觊这一建议的重要意义。

    卫覬提出的盐池官办的上疏,被司马光收编在《资治通鉴》卷第六十三中。

    卫覬上疏中的“夫盐,国之大宝也”。就字面讲,盐是泛指。时有池盐、海盐、井盐、岩盐。但就当时的人文要素、地理环境、历史背景通盘考量,这个“盐”当指河东池盐。

    为《资治通鉴》音注的是中国宋元之际史学家胡三省,台州宁海(今浙江宁海)人,南宋理宗宝佑四年与文天祥同榜的进士。他祖籍浙江,熟知浙盐、淮盐,在注释“始遣谒者仆射监盐官”处,亦标明卫覬所说的盐,是“河东安邑盐池,旧有盐官”。曹操也是听从卫覬建议后,在河东安邑新设了盐官,推行盐池官办。

    民国年间博士景定成先生总纂的《安邑县志.盐法略》中说:“三国时,卫覬尝上疏,称盐为国之大宝,请监实始税盐。卫氏生长安邑,故能为此言。”景老这段话是说卫覬身居安邑,熟知盐池历史与现状,所以才能说出“国之大宝”这个话来。

    卫覬是汉建陵哀侯、汉景帝时丞相卫绾的后裔,东汉贤士卫暠的曾孙。卫暠应东汉孝明皇帝之召,从代郡赴洛阳途中病故于安邑王范村,后子孙受赐在王范定居繁衍,遂成河东望族。卫覬少年早成,很早就以才学著称,曹操为司空时,就任他为属吏。先后任过县令、治书侍御史等职。魏国建立后,他与王象共同主持制定典礼制,官至尚书,是三国时期有名的政治家、文学家、书法家,也是曹魏政权中颇有见识的政治人物。

    卫覬青少年时期,一直生活在离河东盐池不远的王范。当时盐池被大户人家控制,卫氏家族当在其中。盐池利厚、得失,社会动乱、国计民生困顿等社会现实,卫覬应该知道,他提出盐为“国之大宝”之宏论,促成了河东安邑盐池恢复官营之制度,凸显出他忧国忧民之胸襟和治国兴邦之方略。

    依照辩证唯物主义“物质决定意识,意识是物质的反映”之观点,笔者以为如果没有河东安邑盐池存在,或者虽有河东安邑盐池存在,但卫觊没有生长   在安邑,没有见过盐池,他便很难有感而发说出“夫盐,国之大宝也”的话来。

    所以说,“夫盐,国之大宝也”,当源自河东盐池。

    河东池盐是最早被誉为“国之大宝”的,这应该是不争的事实。